笑、完整的笑……

走巷

岁月勾勒的画像
并着
不小心缀上的时光
不宽敞的胸膛
合着
一背艺术的脊梁
满村庄、满街角的奔走
寻着背弃的戏子
一个、再一个的巷子
或看见
逃也似的村姑
或听见
翻着十八辈儿打滚的谩骂
说是残花败柳
顾不得被紫外线穿透的颜面
我也行走
长街里的窄巷子
绕过迎面的小生后
(我只是猜想
或是一个小生
长的白白净净)
总是驻足
街角的砖瓦都已安息
巷子、也该换身褂子了
长短、肥瘦也不计较
还有小生
到底是哪世的情缘?

评论

© 步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