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完整的笑……

梦里的人

总是很奇怪的梦
总是很奇怪的人
记得昨夜
我削发为尼
企图挽回半身即将流离的躯体
游走、游走
往返的窄巷里
附魔的灵魂
不情愿的驻足
总算是
一种抚慰
却总也不是尽头
驻足、驻足
牛羊马蹄常往的石阶上
年年岁岁亲吻的痕迹
不再叹息
告慰经年的暇说
慢慢的
将要拾取
只是流年里没有篇幅
与非?与共?
街头巷尾的流浪狗
没落的神情
守望黄土的施舍
我亦期待
看不见、看不见
失去庇佑的颜色
流淌一身黑色的
血液
梦里的人、长在人的梦里

评论

© 步里 | Powered by LOFTER